十月初五的月光。

我更得少,但是我坑多。

《典狱长和僵尸有个约会》又名《洪先生变身记》CH3

第三章

高晋当然没有从马小玲口中得到他想要知道的东西,毕竟驱魔龙族马氏一家只有他一个这么大胆招惹地狱的生灵,在这一个月内他几乎在地狱犬的追赶下游遍了整个澳大利亚,那昂贵的超跑都快被蹂躏得体无完肤,最后他选择了回到了他的故乡也就是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的根据地——香港。

而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正在寻找他的洪文刚耳中,当然了,以他的能力和人脉也知道了现在的高晋要面对什么问题。

“需要帮忙吗?”

刚从飞机上下来的高晋依然在逃离地狱犬的追杀,却被面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银发男人挡住了去路。别无他法的高晋只能抓住对方灵活地躲在角落,凑上去含住了男人的薄唇利用他的阳气掩盖自己的味道,更是欺骗了凭借嗅觉寻找猎物的地狱猎犬。

而他并不知道的事是洪文刚早就安排了十多个异能高手同时发功将地狱犬传送到了清朝后期也就是历史上让中国人口4亿变成2.4亿的太平天国时期。

“多谢了我的朋友。”见地狱犬没有追来,高晋便放开了看似被迫成为保护伞的男人,前步走出去并没有见到地狱犬的身影,看到的只有一地来自黑暗的煤灰。
“看来是你欠我一条命,你好龙氏一族的高先生,我是洪文刚,一个需要你帮助的人。”

找到了驱魔家族的传人也就是说已经有了百分之五十的成功机会能够生命延续,洪文刚自然会想尽办法让高晋留在身边,甚至改变自己由始至终独生活的习惯。

整整六十分钟。
洪文刚坐在沙发上反复看着手上那份翻到快烂了的报纸,终于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仅是在下体围着浴巾的高晋擦着发丝上的水珠带着温湿的气息走出客厅。

“怎么,高先生想好了吗?”洪文刚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抬起头看了看高晋那犹如希腊神明一般优美的肌肉线条。
“你希望我为你找到僵尸,凭什么?”高晋将手上的半湿的毛巾搭在沙发上,抬起手将额前的湿发拂于脑后,耳后的水珠凝聚顺着他颈项的蜜色肌肤滑落至系在腰间的浴巾。
“就凭我救你一命。”洪文刚捂了捂自己用着电子心脏的胸膛,很显然他完全没有意料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男人无意间撩成这样,十多年来他从没有过这样心跳加速的感觉,他的眼光撇过一边不愿看到赤裸的肉体。
“即使没有你,我依然能够逃离它,首先我没有要你帮我,其次你把我的三千万美金变走了我还没和你计较。”高晋从西服外套的口袋中取出香烟,咬破滤嘴的薄荷爆珠,点燃烟草将浓雾吸入肺中,“你家的按摩浴缸真的很舒服,但是对不起,我也真的很忙。”,拇指与食指间捏着的烟草卷经过点燃后化成白灰,被弹到烟灰缸中。
“如果我告诉你,你可以每天都享受它呢,你会不会有兴趣留下来做我的人?”很显然,洪文刚并没有就此放弃,因为他很清楚高晋的底细,毕竟十年来他都为找到马家后人而做好准备,高晋是个极其懂得享受的人,这让他明白如何留下他。
“不要跟我讲兴趣,讲钱。”

【The Flash|逆閃閃|球二博閃】疑夢疑真 第六章 沉淪

重姬:

作者:重姬


評級:NC-17 – Harrison Wells = Eobard Thawne|Earth-2 Harrison Wells & Barry Allen –


簡介:Barry醒來發現自己淪為Eobard階下囚,日夜慘遭折磨。但每當他昏迷過去,就會在截然不同的世界甦醒。那裡的他和地球二的博士確立關係,開始同居。Harrison告訴他逆閃存在早已被抹消,他自以為經歷的一切不過一場噩夢。然而每次入睡,他又會回到那個人間地獄,在逆閃魔掌之中受盡非人對待。反反覆覆數次,Barry迷茫更深——到底真相是什麼?哪個才是夢境,哪個才是真實?


警告:詳細暴力描寫、主要角色死亡、強暴/非自願性行為


鏈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276666/chapters/16713487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201806-1-1.html








  


  第六章 沉淪


 


 


 


  配樂:


  "The Wolven Storm" The Witcher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jPQ1YN7q70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中午,刺眼的陽光從窗子透了進來。Barry忍不住拿手擋了擋,順便看了一眼身上,只有一件大了一號的雪白襯衫。哈哈,還說什麼避過睡夢階段,他就知道不可能。


 


  「醒了?」坐在房間唯一一張椅上的Eobard問道,合起了手中的書。


 


  Barry沒有回答,仍然深陷戀人這樣對待他的事實,不能自拔。


 


  「我第一天就說過了,我不喜歡別人在我面前走神。」Eobard轉眼已來到他身邊,挑起他的下巴。


 


  「嗯。」Barry低聲應道。


 


  注意到他死氣沉沉的樣子,Eobard嗤笑一聲道:「你還真能睡,我走了後你一睡就睡到第二天中午。昨天不就是讓你動動嘴嗎?有這麼累嗎?到我真的操你時,你豈不是要昏睡上一整天?」


 


  「嗯。」


 


  明顯是敷衍了事的回應,奇怪的是,Eobard沒有追究,而是突然問道:「Harry是誰?」


 


  Barry身體一僵,對上他的目光,結結巴巴道:「你、你怎麼……」


 


  Eobard打斷了他。「你從來沒用這個名字叫過我,所以不可能是指我。」他嘲諷地彎起唇角。「求你了,Harry,不要?你對著誰也是這樣哭叫哀求嗎?難怪我侵犯你時你求我求得那麼自然,以前說過不少次了吧,嗯?」他瞇起眼睛,捏緊Barry的下巴。「要真是這樣,那夜你倒也裝得挺像,叫聲慘得我都被你騙過去了。我沒猜錯的話,你口中的Harry就是地球二的Harrison Wells吧?用這麼親密的稱呼叫他,你喜歡他?你被我操時是不是將我當成了他?所以才會說『求你了,Harry,不要』,嗯?他跟我就這麼像嗎?」


 


  屈辱的一夜被人以屈辱的方式提起,Barry咬了咬下唇道:「別把每個人都想成你那麼骯髒。而且……沒錯,他外表是和你一樣,但他跟你一點也不像。一點也不像。他不是你,他永遠……」起初斬釘截鐵,而後他猶豫了一瞬,最終仍是堅決道:「他永遠不會是你。」


 


  聽到他這樣說,Eobard似乎沒有生氣,甚至有點高興,但Barry也摸不准,因為他一閃即逝的情緒太難捉摸。他忽然想到什麼,嘖聲道:「Barry,你怎能喜歡一個臉容肖似你殺母仇人的男子?你這樣做對得起Nora嗎?抑或……」他冰冷的唇貼上Barry耳邊,吐出熾熱的呼息。「抑或你喜歡的是我?看見他和我容貌相似就心動了,嗯?我知道我偽裝出來的Harrison Wells很迷人,你看,Hartley Rathaway和Cisco Ramon不也被我迷得團團轉嗎?坦白承認也不是什麼恥辱的事。」


 


 「你想多了,我喜歡他不是因為他長得像你。你們兩個是很像,但我分得清。」Barry清晰一字一字道:「他雖然做過壞事,但都是逼不得已,心中始終有著懷抱善念的光明一隅。而你,Eobard Thawne,就算你自己做的、幫我做的好事再多,也改變不了你本質上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的事實。」




此後禁詞,欲看完整章節還請移步。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276666/chapters/16713487


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201806-1-1.html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不勝感激(≧∇≦)




鏈接打不開的都可以私信留郵註明篇名找我要,不要外傳就是了。當然,看完喜歡能回來點讚留言說說感想就再好不過了。

【楼诚\天台】明家的小妖精们 02

02

 

1939年香港

酒店里形形色色的人在不停的出入,服务生在英文与粤语之间自由转换着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沟通入住的详细资料,一双秀气的手推开酒店的门,从门缝里射入的一丝光线照在那美得让人窒息的铂金色长发上,浑身散发着酒气,身穿带有英国风采的套装,他垂着头微卷的发丝遮了他的半张脸,扶着墙壁软弱无骨那般往内部方向走去,如此曼妙的身段也不知道是哪位军爷的小玩物,在动荡的局面每个人都有避嫌的心理,尽管遇见倾国倾城的绝色也不敢贸然上去搭讪,谁也没有留意到这位美人尾随着一个同样是刚进门的日本军部顾问——原田雄二。

原田雄二作为军人当然知道有人尾随,从他独自一人敢进入双方正在开战的香港地区就看得出来他是一个自负的人,而且他闻到了越来越浓烈的醇美酒香,难道清醒的军人斗不过一个喝醉酒的人么,他可不这么认为。

原田走到洗手间里关上了门,在门后等待着跟随者的推门,果不其然。酒的香气随那人推门的动作飘了进来,原田一把拽住进来的男人,把他压在门上,可惜以他的高度是没有办法将这个动作发挥到本来的攻击性了。

“Ahhh…It's hurt.”高挑的金发美人轻易得就被原田制服了,冲力使他扬起了头,立体的五官在原田面前毫无保留得展现,发红的眼眶半眯着与金蓝色的双瞳形成鲜明的对比,想必是酒喝多了,连身上轻微的汗味都透着酒气。原田哪里见过这样活色生香的异国美人,正好现在除了两人之外没有别人的房间里,他盯着离他只有一个拳头距离的金发美人那双呈粉色的翘唇吻了过去,没想到那人的唇间吐出一抹浓郁的白烟。

原田雄二立刻倒地,那金发美人嘴边扯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他抬起手手背向外在自己的面前轻轻掠过,卸掉了这身伪装露出本来的真面目,他正是上海明家的管家明诚。明诚看着地板上原田熊二全身干扁得像是死去许久一般的身体皱起了眉间,食指与中指并拢在空气中画出符咒打在尸体上,这是一个幻化咒,将原田的尸首变成沉睡的状态,有心跳有呼吸甚至有鼻鼾声,但是只要一接触人气就会被破解,也是最低级的咒语之一。

 

明诚从尸体的西装里找到了一份情报这也是他次暗杀行动的目的,他把原田安置在马桶上从外锁门,再次出现在所有人视线里。很快得就被来自上海的几位客人认了出来,简单得打过招呼后明诚离开了酒店驾着车往与大哥明楼约好的咖啡厅走去。

 

透过咖啡厅的玻璃窗处,明诚看到了自家的大哥竟然与一位法国少女谈天说地,他忍着想要搅乱明楼发型的冲动走上前轻声说道:“先生,我们得走了,马上。”

明楼还没说完的话被熟悉的声音打断,他抬起头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看似没有任何特殊情绪的阿诚,眼神中不禁闪过一丝被抓包的慌乱眨眼间又被掩饰过去,与少女道别走进阿诚为他打开的车厢里。

在封闭的车厢里,明诚一改刚才的态度板着一张脸将怀中的情报递给坐在后排的明楼,明楼伸出手接过情报,指尖有意蹭了蹭对方,用着那低沉的气音讨好道:“阿诚,生气了?”

明诚将手收回握在了方向盘上,青葱一般的十指紧紧绞着皮质的防滑条,由动物成妖的生灵天生就带着大起大落的情绪,这也来自于灵魂深处最原始的兽性,他将车停在路边转过头去看着明楼问道:“她好看么?”

“不好看。”明楼回答。

“她身材好吗?”明诚再次问道。

“不好。”明楼再次回答。

“喜欢她还是喜欢我?”明诚又问。

明楼凑了上前拉下车窗的遮阳布后,摁着明诚的脑袋浅浅一吻,干涩的唇瓣互相接触,唇纹完美吻合黏在一次又分离,明楼微启的唇间飘出一丝透着银光的雾气被明诚吸入腹中,得到伴侣精气的小蛇妖渐渐冷静下来,把明楼的身子推倒在车厢。

【楼诚\天台】明家的小妖精们 01

01

很少人知道明家为什么姓明,也很少人知道明公馆里的真正相处方式。

在外看来明家的三位少爷都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却不知此时的月圆之夜在明家客厅里是一副这样的景象。

身穿西服的明楼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脖子上盘踞这一条形态优美颜色美艳的竹叶青,吐着鲜红的信子分叉的尖头扫过男人的耳垂,明楼皱了皱眉抬起手轻抚青蛇的脑袋。

“阿诚别闹。”明楼道,青蛇温顺得将脑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背后打开的窗户将月光引到屋里照着蛇身,月光的极阴之气在妖界堪称是天然的灵丹妙药,但是同时也是妖物最脆弱之时,作为蛇妖的明诚吸收了月光的能量上身渐渐恢复成人类男子的模样。

“大哥。”明诚双臂交叉搂着明楼的脖子呼唤道,蛇性本淫,更何况是这雌雄同体的肉身,那尚未幻化的下体依然是保持着蛇的形态,支撑着他软弱无力的身子,蛇尾往上甩到沙发椅背,细小的鳞片挂在皮料上,灵巧而修长的末端搭成一个小圆的模样。

“明台还没回来呢,我们不等他?”明楼放下手上的报纸,握着搭在胸前那白皙光滑的手臂,拇指在敏感的内侧打圈摩挲问道。虽然明楼深知在这危险的夜晚,王天风能够好好照顾明台,就是怕那只小狐狸在外面吃饱了回到家看到没人等他的门,脆弱的小心灵受了刺激跑去跟明镜告状。

“大哥…”平时内敛的明诚难得主动求欢必定是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听到明楼这样说难免会有些难过,况且在这特殊的时期,明诚那双本来就染上情欲色彩的圆圆鹿眼立马溺满了泪水,喉咙中发出几声细小的哽咽。

“阿诚别哭,大哥错了,乖,别难过。”明楼听到他的小蛇妖声音不对劲就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让他难过了,他伸出手臂搂着明诚赤裸的腰身把他拽到自己的怀里,但是此时怀里的明诚哪里有刚才那副可怜的模样明明就是一副奸计得逞的小样。

悖论:第九章

童晋等待周围的人都熟睡后坐起身来,轻手轻脚走出韩氏大宅,捂着腰腹忍耐着饥饿感抬起头观察夜空发现已到夜深,叹气往外街走去尝试找到尚在营业的食肆,月亮的光辉被乌云遮盖只能透出几丝难以照明暗黑街道的光束,一阵微风掠过吹斜了街边的烛光,童晋在突然昏暗的环境中感觉到撞到了些什么,随后便听到一阵清脆的破碎声音,回头一看,是一位身着华丽锦缎的贵公子。

“惨了惨了,这次送给天雪的礼物没有了。”贵公子单膝蹲下一脸苦恼的面对着一地狼藉的泥土跟暴露在空气中的花茎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口中的天雪正是尹天雪,而这位贵公子便是尹天奇,御剑山庄的少庄主。

“公子你没事吧。”童晋被吓了吓也就忘记了腹中的饥饿感,轻轻拍了拍贵公子的后背,在渐渐稳定的烛光之下看清楚了这位贵公子的侧脸,在说了无数次的谎言之后也就开始面不改容心不跳的开始装作是初次见面般关心着当初熟悉的故人。

“我没事,只是这盆花可能就......”尹天奇从腰封处取出真丝手帕将寒鸦春雪的根部包裹起来,皱眉不知道该对这盆稀有的兰花如何安置。

“让我来吧,公子如果不介意的话。”童晋随手从街边取过一个花盘将兰花移植到盆中,被垂直落地的脆弱花瓣被重力折断,童晋的手指似乎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所包围轻轻拂过花折之处,本来失去生命力的花枝慢慢痊愈,这便是童氏一族的天赋异能之一。

“这实在是……”尹天奇从童晋手中接过恢复生气的兰花,很难形容他看到的事情,他借助着已经稳定下来的烛光能够看得清楚这个比自己矮一定高度的男人,男人那双圆圆的眼睛在烛光之下闪烁着微弱的星光流露着睿智的光芒。

 

咕——

 

童晋的肚子再次发出抗议的声音,为此时候可以算得上是略带美感的画面带来几分尴尬,童晋的脸泛出一丝丝的红晕,从来没有在尹天奇面前表现出自己如此困窘的局面,便立刻捂着肚子往反方向走去。尹天奇笑了笑上前走几步抓着童晋的手臂。

 

“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去我的府邸享用晚膳?作为贵公子救回这盆寒鸦春雪的赔偿,在下是御剑山庄的少庄主尹天奇。”


【凯歌凯/靖苏靖/诚台诚】Papi语录榜之赐乌金丸的真相(短篇,OOC,完)

梅长苏被夏江押进了悬镜司,这两天夏江没有找他问话反而是想晾着他想必是要先让他常常悬镜司的恶劣环境,到审问时候便会更为顺利。这两天在不见天日的阴暗牢房里让梅长苏觉得实在是漫长,自己身体本来就不好,在如此阴湿寒冷的环境就更是睡不好觉了,终于等到夏江诏他,两位狱卒把他带了出来,此时再次接触阳光的梅长苏与平时的模样大不相同,看上去神情有些呆滞,曾经被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发髻也有少许凌乱。

 

夏江让狱卒先行离去,上下打量这位名震天下的麒麟才子,发现他眼眶有些发红,想必是在牢里睡得不太好这也是正常的自然是没想多问,听过江湖上传闻梅长苏不会武功,但是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一副书生的打扮,他道:“想不到天下第一大帮的掌舵之人竟是这般清秀文弱。”

 

却没想到梅长苏从衣袖里取出一条白手帕就在他面前抽噎了起来,夏江曾经想过梅长苏与他相处的一百个方式,却没想到要面对的是这样一种情况,见梅长苏羸弱地像是被风一吹就能倒得样子,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他可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让这江左盟的宗主哭地如此可怜,这时传出去世人也不知会不会觉得悬镜司是做了猥亵之事,把这仙风道骨的盟主欺负哭了,传到陛下耳里这可不好办,他连忙招呼梅长苏坐了下来,并在茶杯里倒上茶水尝试让他冷静下来,没想到此举让本来之事小声哭的梅长苏哭得更加厉害。

 

梅长苏刚坐下来隔着衣料也能够感觉到石凳上的冰凉,想起这两天在悬镜司的遭遇,更是委屈,哭诉道:“为什么要我这么聪明,我不懂,我真的不懂,我真的好狠我的父母亲把我的脑子生得这么好,为什么老天爷要对我这么不公平。其实我都明白的,聪明不是我的错,可是我心里好苦,走到路上都不敢用真名,你知道吗?否则无论是宫里的达官贵人还是江湖上的正派邪教都要来巴结我,我真的好累好累呀!我真的好希望长得和你一样蠢!每次听见京城的大臣说我就好烦恼,宫里的两大势力都想争夺我,我只是每晚亥时,陪他们聊聊天,说一声晚安而已,他们竟然想上我,我真的好羡慕你这种单身七十多年的人! 誉王和献王想追我,我只不过是拿了他几个来自西域的小玩具和一面金丝白玉的通行令牌而已,他们就想上我,我真的好希望自己生得蠢一点,这样就不会有这种事情了,哎,是,没错,我是长得美,可是我只想要一份简单的感情,我只想要那个征战沙场性格耿直无比倾国倾城用情专一从一而终的七皇子萧景琰一开始幸福然后吵架然后决裂然后癌症然后再幸福的生活而已,可是誉王和献王为什么要过来烦我!我又不喜欢他们俩…” 

 

“来人,赐乌金丸!”





彩蛋

————————————————————————————

梁帝:“蒙挚,你亲自去趟悬镜司,把夏冬带来见朕。”

蒙挚:“夏冬?”

梁帝:“记住,出手要快,动作要帅。”



悖论:第十章



少庄主带了一个男人回家!

 

这个消息基本在半个时辰之内就传了个遍,毕竟尹家家规在武林之中较为严厉,发长至腰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在亥时与少庄主一起回到御剑山庄,趁着厨子还没休息便开了小灶。

长廊转角处的石桌,一壶小酒几道小菜。

尹天奇向童晋描述他遇到的好玩事,即使他因为父亲的调教之下下意识让自己表现得像一名成熟的人,但是说到兴起之处在酒水的作用下也免不了有些眉飞色舞的姿态,现在的他并不是未来那个有过不少经历的尹庄主,那头看上去柔顺的发丝现在还是一团糟得被它的主人用金扣绑成一把搭在了肩膀上,随着主人越来越愉悦的心情和语气时紧时松的晃悠着;而童晋坐在尹天奇的身边,左手手肘屈起抵在桌子上手掌撑着脑袋侧首看着尹天奇留意着他说的每一句话并作出了适合的反应,修长的指尖几乎遮着他的半张脸,把他那张对于男人来说只有一个巴掌大小的脸显得更加小了,右手则随意放在了桌上做着帮尹天奇斟酒的动作,也不忘让自己也喝上几杯。

 

这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两人饮入腹中的酒水早已随着内力挥发在空气中。

 

清晨的第一声打鸣硬生生得打断他们的聊天,童晋站起身来十指交叉握拳往外舒展着自己的手臂,裸露在外的手臂在伸展动作下拉伸着手臂的肌肉,形成一种力量的线条美态,看得尹天奇咽了咽口水。

 

“与少庄主畅聊了一宿,童晋获益匪浅,但是这一夜未归怕是会惹人担心了,就此别过。”童晋看到尹天奇这个表情还以为是因为没精神而发愣,说罢双手抱拳道别过后还没等尹天奇反应过来便纵身一跃跳出了御剑山庄。 

 

 

回到韩宅,大概是时辰尚早,宅中走过几个来来去去准备早膳的下人,况且以童晋的轻功即使是高手也难以察觉,但是他忘了自己那个身怀绝技的大哥,刚翻墙过后走了不过几步,在房中浅眠的童博,听到略微不同的风声便噌地一下睁开双眼,如此清晰黑白分明的双目毫无一丝困头,抄起搭在屏风上的外袍裹在身上闻声而去。

 

今日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事,即使过多的酒水已被内力排出体外,但是身上的衣服早已带着一股浓烈的酒香,快要把童晋熏得晕眩过去,脑子昏昏沉沉的一阵睡意汹涌而至,他捂住了正在打哈欠的嘴,眯起来的双目被眼泪溺满,突然在眼前闪过一个人影来不及思考,便毫不留起地往那处狠踹了一脚。

 

已经看清楚回来是何人的童博刚想收回打出去的那一掌,意想不到对方的一脚正好往自己的腰上踹去,为了躲避前方的攻击便往后退了几步,脚跟被不知何物绊了绊整个人往后仰倒,摔入了鱼池中。


《典狱长与僵尸有个约会》又名《洪先生变身记》CH2

第二章

 

现在是二零一四年,自从十年前那次世界末日传闻之后,僵尸这种生物似乎已经退出了中国历史的舞台,但是其实这个世界又何止这一种超自然生物呢。

 

午夜时分,四处无人的偏僻地区,一辆磨砂黑的超跑停在一个被废弃的仓库门前显得格外显眼,而在仓库里却上演着一个男人与狗的故事。

 

“Just tell me,where are The Hellhound(地狱犬)?”亚洲男人翘腿坐在圆板折凳上,腰腿与落地的左脚上下呈现完美的两个九十度角,裁剪极其合身的西装再这样的动作后并没有太多的走形,依然保持着本该有的风度翩翩。

“I said,I dont know!”被关在锃亮铁笼里的成年灰狼身上有着几十道被灼伤的痕迹,新伤与旧伤叠加的样子看起来甚是吓人,而灰狼的血淋大嘴吼出了人类的语言,天花板冷色系的射灯就像是利器的反光打在沾满血渍的狼毛上,高温将那血腥的味道不断蒸发在空气中。

 

亚洲男人皱了皱眉抬起手挥走眼前那漂浮在空气中的浮毛没有说什么,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懂得不应该在这种口硬的人身上下功夫,面前这无法变回人形的灰狼其实也没有做错什么,而他这次唯一做错了的,只不过是帮助了一只逃出地狱犬,又恰好有客人想要得到这传说中的看门者而已。

 

三千万的美金啊,按照这个工作量计算,只要抓几头只地狱犬就可以退休了,怕是怕有钱没命享——

 

男人感觉到仓库里的温度突然下降,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呼出的二氧化碳竟在空气中化作了水雾,一阵腐烂的味道以及浓烈的硫磺味在封闭的空间里蔓延。不同于灰狼那痛苦的低吼,一阵狂怒之声在笼中传来,坚硬的石板地被隐形的巨大爪子划出十道比刹车痕更加深刻的深沟,想要冲出笼外,但是因为碰到铁笼而被灼伤便退后几步再次冲撞着逐渐开始变形的笼子。

 

看来已经出现了,灰狼也感觉到了笼子里的异样,频频往后退了几步直到笼子边缘。

 

《白虎通义》记载:五行所以相害相克者,天地之性。众胜寡,故水胜火也;精胜坚,故火胜金;刚胜柔,故金胜木;专胜散,故木胜土;实胜虚,故土胜水也。

 

犬在十二生肖中为戌,五行属燥土,带火带金。

 

水木克燥土。

 

男人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左手绕到后背取出枪管别在腰带里的柯尔特眼镜王蛇型左轮手枪,此举让本来就贴身的白色衬衫随着腰部角度不多的动作转出几丝性感的皱褶。食指穿进扳机环里,时不时运用巧劲让这把看似笨重的银色手枪在他那修长有力的手指上轻盈地跳起舞来,右手三指伸进了左边外套的暗袋中取出两颗透明的子弹,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弹中分别有绿黑双色细如兔毛般的线段绕成机有风骨的符咒。

他的动作连贯如行云流水般,面对着未知的笼中怪物没有半丝惊怕,眼神专注得将手中的子弹放入带有弹巢的转轮,拇指抹过转轮使其绕轴转动直到发出卡壳的声音。改装过后的枪管感受到已被安装好的符咒,从下往上窜过一缕白光。他的左手食指紧紧扣住扳机,其余四指握住枪柄,腰椎挺直卸掉开枪时的后坐力,往笼中的发声处开了两枪。

但是事情并不像他想象得那般顺利,地狱犬在受伤之后发出骇人的吼叫,地上出现了一滩不断弥漫的浓稠血液,本来只听到声音的方位竟渐渐出现了一个硕大的黑色轮廓,这看上去并不是传说中有三个头的地狱犬!因为在笼子里的怪物竟然有五十个头!每个脑袋上都存在着四只被鲜血染红了的眼睛!这下的攻击让地狱犬的愤怒达到了顶峰,它一下子撞开了铁笼。而此时哪里还看得到刚才那个男人的影子,但是它认准了这个男人的味道,可惜身上的伤并不允许它激烈的运动,它能够感觉到那两颗该死的子弹顺着自己的血管往心脏移动过去,只好暂时放弃报仇。

 

男人明显是被刚才的画面吓得不轻,他脚下的油门在两个小时的猛踩后,车内的触摸屏发出了油缸即将见底的提醒,这也提醒男人,他已经从那个怪物的嘴里逃了出来。他把车开到附近的加油站,也趁这加油的空闲时间点上一根烟,吸入更多的尼古丁尝试平静自己的心情,这时他想起了曾经对付过饿修罗的大姨妈——马小玲。

 

嘟嘟嘟——

“喂,大姨妈,我是高晋,你说你会不会知道该怎么对付地狱犬呢。”

《典狱长与僵尸有个约会》又名《洪先生变身记》CH1

第一章

 

二零零四年一月一号,本来四处无云的深蓝色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从云层之上突然穿过一层耀眼的光柱,超过两百名的香港人关注到了如此奇怪的现象,其中更是被电视台记者注意到抱着长枪短炮亲临现场为香港市民直播光柱之下的体育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特别新闻报道,特别新闻报道,这里是新闻台,在元旦来临之时相信有不少市民发现了天空的神秘现象,记者所在的位置是光柱的着陆之地,看到了一群奇装异服的人在做着一些奇怪的事,记者的镜头拍摄到了一个男人嘴里有着两只獠牙,他吼出来连收音麦都承受不了的声音!记者感觉到了自己的耳膜正在颤抖!根据方才警方公布的最新消息,这些奇怪的人就是我们从电影里认识的僵尸也属于西方的吸血鬼!有着常人没有的超级力量,而就在记者为观众报道新闻时,这群人突然就消失了,但是录影机有着不可磨灭的历史真相,相信警方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些僵尸的存在,在隐瞒真相的这些年里,是为了避免公众恐慌,还是为了降低香港的犯罪率!本台记者将采访警务处长,帮广大市民问出事实!”

 

怪物?

要不是失眠了,洪文刚并不会看到这一条让他无比激动的消息,但是由于天生心脏病他不能够太过于兴奋,这三十多年来这个病让他不能够像是一个正常人般生活,看电影不能看喜剧也不能看悲剧,听歌不能听快歌,看小说不能看爱情小说,久而久之本来算是性格开朗的孩子也失去了他本该有的情绪,甚至到了现在,他已经学会了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免得让自己难受。

 

这二十年来他继承了车祸死了的父母遗产,表面上他是一位玩具商商人,暗地里则操控着一个庞大的贩卖人体器官集团,也方便着他寻找属于自己特殊血型的心脏,只可惜都二十年了还是没有找到如此特殊血型的人,现在这条新闻又是给了他一个新的希望,随意搜索僵尸的资料得到的消息都是不老不死以血为食,但是这比起死亡,已经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了。

 

电视里公布出了一个女人的消息,这个女人姓马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第四十一代后人,分支不明,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除了她还有其他马家人的存在尽管这个可能性是千分之一,但是总比熊猫血型的人好找多了,上有麦伶伶苏文峰李盛泽下有黄大仙祠也算是比较有方向去寻找。而且江湖上还流传一位名为天逸先生的高人,他只和有缘人算命,你故意找他从来都是一无所获,但是当他想找你的时候,无论何时何地他都能找得到你,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神奇,但是当他判定了一个人今天会死,那么这个人就一定不会有命看的到明天的太阳。

 

洪文刚关掉电视机走到床边抬头凝视着那片感觉上比平时更加深蓝的天空,这种蓝色就像是他现在的心情,有人说蓝色是忧郁的也有人说蓝色给人的感觉是很甜的,洪文刚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让他知道这个消息应该开心还是不开心,更不清楚这是终于等到的机会还是上帝给他的一个假象。